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第一卷 【61】不能让任何人知道

  
    “对、对不起……我不是故意的……”方圆低着头,双手捏着衣角,都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。

    “没事没事……方圆,你先坐。”楚心琪回头招呼着,双手却抓着莫翎白的手往卧室里拉。

    “心琪,我、我有事先走了,今天就不、不打扰你们了。”方圆涨红着脸,手忙脚乱的去拿茶几上的买方协议。不等楚心琪过来,拔腿就往大门跑。

    “方圆!”楚心琪当然想留她,来都来了,肯定要吃了中午饭才行。

    “心琪,你不用管我,等我办完事再给你打电话。”回头对她笑了笑,眸光扫向她身旁的男人时,又是一脸的心虚。

    看着防盗门关上,楚心琪没好气的把男人瞪着,“看吧,人都被你给吓跑了!”

    莫翎白还恨得不行呢,听她抱怨,那是真有了几分怒,“管我什么事!”

    他转身回了卧房,只留下一地冷气。

    楚心琪翻了个白眼,跟上去念叨,“你不是在睡觉嘛,起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谁知莫翎白猛然转身,冷冷瞪着她,“那你跑出去做什么?”

    楚心琪有些呕血,“你非要这么不讲理?我朋友来找我,我不出去接待,难道喊进房里参观你睡觉?”

    莫翎白‘哼’了一声,黑着脸又躺回了床上。

    他这样子明显就是在跟她赌气,楚心琪压根就不在乎,更不想搭理他。想到方圆舅舅买房子的事,她想起有个同事的老公在房管局上班,正好可以帮方圆问问那处楼盘的情况。

    替他关了卧室门,她就去凉台打电话了。

    而躺在床上的男人气恨难消。

    他也不是气楚心琪怎样,而是气儿子的姓!

    哪个孩子是跟母亲姓的?

    偏偏他的孩子就没跟他姓!

    这不是他心头的一根刺,而是插在他心口上的一把刀,一想起来就难受!

    床头上的手机震动起来,他随手抓起。

    电话是冷封打来的——

    “莫总,您交代的事已经办好了,您看我是给您送过来还是放在公司里?”

    闻言,莫翎白眸子一亮,刚刚还阴沉的心情瞬间晴朗,甚至洋溢着罕见的喜色。

    “把证放在我办公室,你过来的时候记得把户口本带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挂断电话,他握着手机的手都激动的轻微颤抖。

    结婚证已经到手了……

    …

    酒店里——

    姚琴手里还握着锡箔纸,吸食过‘药物’的她闭着眼软瘫在床上,似享受似疲靡,这样的姿势和神态跟平日里高贵的她简直无法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她从毒瘾发作到吞云吐雾的样子,龚朝雯偷偷朝某一个方向看了好几眼,姚琴的丑态全被拍下来了,这一次绑架,可以说是相当的成功……

    尽管只有两天的时间,可这两天里,她让人频繁的给姚琴用毒品,她身体的免疫系统已经被毒品破坏。如果她能尽快的控制,兴许还有戒掉的可能,可事情发展到现在,跟她想的一样。

    姚琴根本不敢泄露半句!

    试想,跨国集团的夫人却跟毒品沾染上了关系,哪怕她是被迫的,只要传出去,都会造成不小的影响。

    而姚琴和莫建元的关系,更让她不敢宣扬!

    她跟莫翎白是大学同学,曾经在国外一起留学的时候她对莫家并不了解,甚至还不知道莫翎白出生高干世家。都是毕业回国后,她才知道莫家的情况,那时候才开始主动接近姚琴。

    也因为得到姚琴极大的信任,她才明白姚琴和莫建元的夫妻关系为什么会变得如此僵。

    姚家其实也是有名望的大家族,跟莫家联姻,是算得上门当户对的。但姚家野心太大,在他们两人结婚后,居然想利用莫老爷子的关系走私军火,想横跨黑白两道势力。

    但他们没想到莫建元弃政从商,且在他和姚琴结婚后那个姐姐莫书苓才蹦出来,那时他们才发现莫老爷子一心栽培的接班人不是莫建元这个儿子,而是莫书苓这个女儿。

    姚家的野心被莫书苓察觉,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做到的,姚家那几年的生意频临倒闭,且姚家的人全都四分五散沦落各地,到最后姚家所有的生意就像被大海覆灭一样,再没任何风声和起色。

    而那以后,莫建元就出国创业,跟姚琴成了一对有名无实的夫妻。

    别看姚琴在外面高贵典雅,真正跟她接触过才知道,她在这个家根本可有可无,也就莫老爷子去世以后她才开始展露头角,但也只是在商界圈名媛夫人中有点名气,其实在莫家,依然没人把她当一回事。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她是莫翎白母亲的份上,她才不会去讨好这个表面光鲜实则什么也不是的女人。只怪莫家的人太难接近了,她实在是找不到突破口才委屈巴结这个没什么作用的女人。

    如今她栽在她手中,她有她吸毒的把柄,这一次,她一定要尽快逼姚琴帮她嫁给莫翎白,再不能这样傻傻的等下去了!

    还有楚心琪给莫翎白生的那个孩子,她不能直接接近他,只能靠姚琴这个做奶奶的去接近他,然后她才有机会……

    总之,她无论如何都要得到莫翎白,就算得不到他的心,也要得到他的人!

    掩饰住眼底的阴毒,她又带着一脸难受坐到姚琴身旁,哽咽的道,“阿姨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,您怎么会这样……”

    姚琴缓缓睁开眼,美目中全是恨意,苍白的脸色也显出几分狰狞。

    “楚心琪那贱人,派人绑架我,还给我吸食毒品!那贱人,她想毁了我!”

    “阿姨……”龚朝雯伏在她肩膀上泣哭,“现在要怎么办?翎白处处护着她,根本就不相信你的话。而且你被楚心琪害得这么惨,这要怎么才能戒掉啊?阿姨,我真的替你难受,早知道我就不该答应你来圣江的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她的话一方面让姚琴感到温暖,另一方面却又狠狠的戳着姚琴痛处。

    想起刚才毒瘾发作的难受,脑子里全都是绑匪的身影,他们猖狂的笑声,他们逼她吸毒的非人折磨……

    楚心琪,竟用那样的手段害她……

    这仇,不同戴天!

    想起什么,她紧紧的抓住龚朝雯的手,哀求道,“朝雯,我的事你千万别说出去,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包括翎白都不行。”

    ------题外话------

    推荐,寒默《病娇男神影后萌妻》

    “先生,不好意思,昨晚对你造成的伤害,我很抱歉!”

    锦晨安说着递出银行卡,“这是给你的补偿!”

    锦晨安后悔死了,酒后竟睡了他。

    传闻,他弱不禁风,两天得往诊所一次,一个月得进重症监护室一次!

    他清咳一声,一脸病态的苍白色,

    “我身体……”

    片段:

    “不要了,我下午要去拍戏呢。”

    锦晨安推了推黏在身上的人,这哪是病娇先生,分明是一只喂不饱的恶狼。

    晚上缠着自己也就罢了,大早上的还不放过。

    他一个动作便附身上去,意味深长的抚着她绯红的脸颊,“是拍戏重要,还是我重要?”

    “当然是……”话未出完,便讨好似的吧唧吻了下那魅惑的脸颊,笑盈盈的答道,“当然是你重要!”

    “嗯,我接受了!”

    魔爪开始乱动着…… (最新娱乐注册送体验金官网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如果您认为《妈咪在上,爹地在下》不错,请把《妈咪在上,爹地在下》加入书架,以方便以后跟进妈咪在上,爹地在下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
妈咪在上,爹地在下》最新章节地址/5/5270/
最新娱乐注册送体验金官网为您提供的《妈咪在上,爹地在下版权归作者雨凉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