选择字号: 特大     
选择背景颜色:

正文 要多么严重

  
    总裁的绯闻情人,要多么严重

    菜叶,臭鸡蛋,迎面而来的窒息,让她如同溺水的弱者,挣扎着想要抓|住身旁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却什么都没有……

    除了无止境的下落……

    阿瑾恨她……

    在小|姨那样对待南风家后,阿瑾一定会认为 那是她和小|姨预谋已久的复仇计划!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……不……这不是真的!”

    猛然惊醒,钱小米挂着满脸泪痕尖叫出声,额头上沁出了颗颗豆大的汗珠,瞪大双眼看着四周陌生的一切,大口喘气。(<a href="都市大巫(白马神)</a>)残颚疈晓

    阿瑾,你现在究竟去了那里,过得好不好?

    起伏的胸口,让轩辕玺泽一阵揪心,插在裤袋里的双手,紧紧握成拳头。

    这个名不符实的心理医生究竟是干什么吃的!

    不但没有让小米更加轻松一点,现在的钱小米,根本就是被惊吓过度!

    “她怎么会这样!”

    看到钱小米眼泪的那一刻,轩辕玺泽商场上的自制力已经全面崩溃了,大步上前就抓起了柯教授的衣领,往上狠狠一拉,下一刻柯教授整个人脱离了地面!

    是他不好,该死的,去找什么劳什子心理医生!

    “大少爷,您您您冷静一点——”

    柯教授本来只是一个文弱书生,那里经得起轩辕玺泽这般狂野的对待,自然是立刻求饶。(<a href="巴比伦帝国</a>)

    “你TM信不信本少爷砸了你诊所的招牌!”完全是赤果果的恐吓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站稳脚跟的柯教授连连大口喘气,努力让面前的暴君冷静下来,尽量用平稳的声调道:“每个人的内心都有一扇门,一扇无法让其他人窥探的门,真正能让那扇门打开的人并不多……可是求助者本人就是那其中一个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猛然松开手掌,轩辕玺泽的怒火似乎凝聚在手掌中,紧握的拳头,拧紧的眉头如同他内心的纠缠一般。

    侧头,钱小米满脸的泪痕,让轩辕玺泽倒抽了一口冷气!

    眼神中的呆滞,似乎阻挡了外界的一切光线。钱小米就这样在黑暗的世界中沦陷……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

    腹部处的胎动,让她细眉微蹙,轻轻|咬下了嘴唇。(<a href="皇室小萌狐</a>)

    不……

    她不可以就这样倒下。ZwL9。

    阿瑾还在等待她的解释,她还有好多问题要问小|姨,她要听到小|姨亲口告诉她,阿瑾的她没有一点点血缘关系……

    她不是一个人,她还有肚子中的宝宝,要是她哭,肚子中的宝宝也一定会哭……

    不可以,她一定要坚强,宝宝从来就没有放弃过,她不可以这么自私!

    她要坚持下去!

    除了她自己,没有人可以打倒她钱小米!

    ‘砰’的一声重响,刚才还是好好的茶几,已经在某头禽兽无影脚的摧残下,早就不成形状了……

    轩辕玺泽有些烦躁地挠了挠头发,回头多看了眼身后的女人,可是他刚溜到嘴边的话语却全部吞下喉头。

    新闻媒体并没有给这场兄妹乱|伦的人间惨剧多少同情的空间,遭受这么巨大的事故,钱小米已经够脆弱了,轩辕玺泽不敢想像如果钱小米真的不在了……这个世界究竟会是什么颜色?

    他不敢去想,也不愿意去想。(<a href="横行霸道</a>)

    他宁愿看着那个对他一直小心翼翼,却又是一肚子坏心思的灵动女孩,也不要看到这样一个如同被抽离了灵魂一般的玩偶,没有任何的生命力。14663939

    仿佛和整个真实的世界脱离了一般,只是沉浸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自我世界中。

    这样的钱小米,让他觉得陌生,疏远,更多的却是心疼。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放话,你要是医不好她,本少爷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说罢,轩辕玺泽转身离开,就连转身的那一刻,

    小说者

    总裁的绯闻情人,要多么严重,第2页

    他都无法完全将钱小米放下。

    可是柯医生说的话又不是完全没有道理,为了钱小米,他大不了多低一次头。

    感受到轩辕玺泽摔门的巨大破坏力,柯教授这时才微微吞咽了口口水,真是狂野的男人!

    “柯教授,我做了一个梦……”

    出乎柯教授的意料,钱小米开口的时间,比他预计的更长,不过至少她愿意开口,这是好迹象。(<a href="万夫</a>)

    “每个人都会做梦,更多的人认为,梦其实在预兆着什么,从科学的角度讲,这当然是无稽之谈,可是我认为那是现实的另一面,是人最真实的内心世界。”

    柯教授力图让钱小米放松,语气也不似刚才的轩辕玺泽说话时的那般激烈,多了一丝柔和。

    “你想问什么就问吧,我愿意合作——”钱小米的表情依旧是淡淡的,她参加过类似的心理学讲座,也修过心理学的选修课,皮毛略知。

    “嗯?!”

    柯教授似乎没有想到她会同意和他聊天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有些事情需要去处理——”

    最主要的原因,钱小米并没有说,她害怕轩辕玺泽会说到做到,毕竟,柯教授是无辜的,他没有理由来承受本该由她来承担的怒气。

    “对自己的生活有一定的安排,可以让生活变得简单一些……”

    柯教授尽量让话题变得轻松些,可是钱小米的回答依然让人乐观不起来。

    “生活?每个人的生活都不一样。”

    如果她的合作就是紧闭自己的心门,让人永远走不进去的话,柯教授想,他还是失败了。(<a href="婚外贪欢</a>)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柯教授不再多说 什么,只是转身,将一张白纸从包中拿了出来,加上手中的一支宝龙笔,缓缓推到了钱小米的面前,茶几已经被仆人们抬出去了,可是一旁的木椅,依旧放置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一张纸,给你二十分钟的独处时间,你了解的,大少爷他很担心你,怕你会做傻事,这段时间是我努力争取过来的,在这二十分钟内,你可以将你想要画的画在上面,无关内容,色彩,如果有事,可以拨打屋内的内线……”

    说完这些话,柯教授就走出了房间,将一个偌大的空间完全留给了身后的钱小米。

    看了看木椅上的薄薄的白纸,扭头,看了看窗外的绿草,钱小米略显干燥的唇轻轻蠕动着,却发不出任何声音。

    风根境的。柯教授推开门的时候,轩辕玺泽正双手插袋,背靠着身后的大理石墙壁,低着头,像是在思考什么重大的哲学问题一般。

    “钱小姐比我想像的情况要好,她的社会功能比较完整,泛化的迹象比较轻,只能算是中度心理障碍,大少爷不要太过于担心了,要对钱小姐多一点信心……”

    柯教授的话,还没说完,就被轩辕玺泽狠狠地瞪了一眼,不是他的女人,他当然说问题不严重!

    现在连睡觉都要跑到野外去了,还要多么严重??

    整个人就像是木偶一样,还不严重?

    感受到轩辕玺泽明显不信任的眼光,柯教授也没有过多的反驳,只是从包中拿出了一张白纸,一张画了画的白纸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轩辕玺泽眉头拧得更紧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一幅画,从这幅画上,大少爷可以看到什么?”柯教授十分有耐心地解释道。

    轩辕玺泽一把拿起白纸,映入眼帘的完全是一团糟,整张纸几乎是被黑色的线条布满,看不出有意义的形状,单单就这幅画来说,还不如一个三岁孩童的画。

    “她画的?”握着白纸的指尖一个用力,白纸角角上,多了一道褶皱。

    “是的,上面是一团线,一堆乱得找不到出口的毛线,从黑色的浓重,笔尖划破纸张的力道来看,钱小姐画这张画的时候,内心一定是非常挣扎,钱小姐的防备心理很重,却也极度缺乏安全感。她一直都在和自己做斗争,她是一个勇敢的女人。”

    听完了柯教授的分析,轩辕玺泽这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可

    小说者

    总裁的绯闻情人,要多么严重,第3页

    是脸颊上的神色依旧紧张。

    “那她什么时候会恢复正常?”这才是他最关心的。

    “您也不要太担心了,天空中的太阳,白纸角落里的门道,都显示了钱小姐求生的本能,她不会想不开。”说罢,柯教授将一份打印文件从公文包中拿出。

    “这是接下来的三期疗程计划,请大少爷过目,如果那里有问题,可以和我沟通——”

    “建立社会支持系统,多陪她散心,让她感受到家庭的温暖?”看到上面的一条,轩辕玺泽不禁睁大了双眼。

    “是的,这段时期,对求助者来说,是困难期,需要有人陪她一起渡过难关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行吗?”

    轩辕玺泽的语气中多了一丝难得的失落。

    “不去试试,怎么知道 自己做不到呢?”

    临走前,柯教授拍了拍轩辕玺泽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望着那扇被轻轻带上的门,钱小米死死地盯着平放在身体前,交叉的十指,那么让她几乎无法喘息的事,似乎变得轻了些。

    可是,那些事情……

    钱小米的胸口一下子变得沉重,脑海中的影像子时混乱起来……

    不断转换的镜头,几乎让她身处一片模糊之中,那些早已经历过的画面此时此刻,离她竟然是如此近。

    小|姨隐瞒了她一些事情,原来爸爸和妈妈没有她想像中那么爱她,她竟然会是小|姨和南风伯伯的孩子……

    那一阵阵的喧嚣人声几乎让她找不到自己的灵魂……

    所有的指责,责难,让她远处闪躲……

    ……大少爷的心啊,猜不透……

    小说者 (最新娱乐注册送体验金官网)

(快捷键:←) 上一章   回目录  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如果您认为《总裁的绯闻情人》不错,请把《总裁的绯闻情人》加入书架,以方便以后跟进总裁的绯闻情人最新章节的连载更新
总裁的绯闻情人》最新章节地址/1/1619/
最新娱乐注册送体验金官网为您提供的《总裁的绯闻情人版权归作者韩乐乐所有。如果您发现有任何侵犯您版权的情况,请联系我们,我们将支付稿酬或者删除。